新闻详情

“被版权逼死”的虾米,下辈子别指望文青了

3
发表时间:2021-01-11 11:22
今年音乐圈的第一个大消息,是虾米音乐确认即将关停

去年底一位音乐博主传出“虾米可能要关”的消息时,互联网上已经怀念过一波,这次官宣,赛博葬礼排场更甚。

讽刺的是,这么多怀念虾米的人,要真的都是活跃用户,虾米也不至于走到需要怀念的地步。

在网传听歌鄙视链上,虾米音乐一度凭借其小众品味、精致算法高居首位,压过网易云一头,大部分人都在用的QQ音乐,妥妥是底层。

可惜虾米的阳春白雪,既争不过网易擅长的文青营销,也扛不住底层顽强的生命力。

1月5日,虾米音乐宣布将于2月5日停止服务。

不用虾米音乐的人,这两天也都被首页按头了解了虾米的一百种死因。

有说死于版权大战的,怪腾讯太有钱了,垄断大部分音乐版权;

有责怪虾米当年不该被阿里收购的,因为资本只想榨取流量、尽快变现,根本不懂文化生态;

也有不怪对手不怪资本的小清新流派,认为“小众精品”就是活不下去,跟别人都没关系。

说来说去都是外部原因。当它宣布要死亡的时候,曾经有过的盗版纠纷、基因上小众对大众的蔑视,就此压棺入土,只剩礼节性哭丧。

01
这也许是虾米用户最多的时刻

这么多年来,虾米宣布将于2月5日关停的那一天,是我见过虾米讨论度最高的时候。

微博、知乎、朋友圈,突然炸出一大堆虾米用户。已经很久没打开过虾米的我想要跟风怀念一下,可重新登录进去看看一片灰的歌单,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怀念声势这么大,很容易让人产生虾米人很多的错觉。如果切换一下平台,从这些人均文青的舆论场跳出来,又会看到另一种景象:


评论前列显示的都是朴素的疑惑:“这是啥?”“没用过。”

就连虾米的创始人王皓也在坏蛋调频的采访里提到,自己搬到普吉岛之后,再也没有用过虾米听歌。

尽管在Spotify给他推荐全球TOP100流行乐的时候,他还是会有些想念虾米的推荐机制。

一部分人爱得死去活来,一部分人完全没听过、没用过,这种矛盾的气质从创立之初就一直笼罩在虾米身上。

虾米音乐官宣入土这一天,创始人在微博上更新了日常生活。


值得研究的还有那些铺天盖地的悼词。

放眼望去,都是“爷青结”和“时代的眼泪”。同样高频出现的除了“小众”“精确”“懂我”,还有“恨阿里”“恨资本”“恨高晓松”。

急着怀念它的网友似乎忘了,被他们称为“文娱百草枯”的阿里,原本就是虾米创始团队的老东家;

在创立虾米之前,他们就是阿里巴巴的程序员。这个公司是什么血统,他们比虾米用户更清楚,甚至可以说,早期虾米“音乐淘宝”的模式,本就脱胎于阿里。

很多虾米用户对阿里的收购没有好感,认为阿里对流量转化的需求影响了虾米后来的发展。

而被骂成“行业冥灯”的高晓松,可是当年虾米创始人王皓孤的对象;

2016年他离开虾米转岗钉钉的时候,还在朋友圈里写道:“老宋和晓松都是我大哥,阿里音乐的方向是正确的,晓松和老宋在所以我才能放心的走。”


用户想要找人来为虾米之死赔罪,可是创始人并不跟网友一条心。

坏蛋调频采访他对虾米之死的看法,他表示在意料之中,如今尘埃落定,“没什么好怀念的。”

至于外界汹涌的反应,他唯一认为说得挺对的观点来自他的老朋友、花儿乐队的前老板付翀——虾米死于太多人的不在乎。

02
虾米一直是“版权的仇人”

今天怀念虾米的网友,通常将虾米与“独立音乐”“小众审美”绑定。不过,在被阿里收购之前,虾米曾被视为独立音乐人的仇人

虾米音乐的原名是EMUMO,即EARN MUSIC & MONEY,它创立的初衷,就是帮独立音乐人挣钱。

也许是阿里基因的关系,虾米一开始就是“音乐淘宝”模式,鼓励网友自己上传、分享音乐到虾米网,下载需要付费,上传的人可以从中获得收益。

听起来,这个模式就像买手店,用户满世界搜罗好听的音乐,然后摆在虾米的柜台上,卖出去。


可是,虾米并没有获得授权,很多时候买卖在创作者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已经做完了。

说白了,就是盗版的生意。


真正能从这个模式里赚到钱的,更多是买手而非独立音乐人。

2010年,南京某位独立音乐人就因此事剑指虾米,这种允许用户上传盗版音乐并直接售卖的行为,不仅没让他这样的独立音乐人赚到钱,反而更加艰难。

“虾米网突破了大众关于盗版问题的约定俗成的道德底线。”

音乐人的愤怒,在一些从业者看来,却跟白眼狼没什么区别:“这些人在虾米上得到了传播,可红了之后又要求下线。”


谁是白眼狼、谁是强盗逻辑,这些都不重要了,2013年,虾米带着盗版问题一起回到了阿里的怀抱。据《第一财经》报道,阿里巴巴当时收购虾米的价格相当便宜。

今天被捧上文青神坛的虾米,当年因为盗版问题被业内视为地雷,有可能会对阿里上市造成很大影响。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但版权大战把这一切都毁了。这些模式没人在乎了。”时隔多年,在坏蛋调频的采访里,王皓仍然对虾米模式深情款款。

竞争对手抢夺版权的时候,阿里音乐忙着做集音乐、社交、电商于一体的“阿里星球”。


版权大战通常被认为是阿里毁掉虾米的关键一步。但在《第一财经》的报道中,没赶上车的不是阿里,而恰恰是虾米团队自身。

文中称,阿里方面在2012年时就曾建议,让他们趁着外界还不知道阿里收购虾米的消息,赶紧采购独家版权。

但已经在版权问题上吃过亏的虾米,还是没有采纳这个建议。

2015年,《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正式发布,此时的虾米音乐,已经买不起版权了。


正如创始人王皓指出的,虾米死于太多人的不在乎。

或许他想指责的是资方和用户对音乐的不在乎,可回顾这些历史,虾米执着的淘宝模式,是不是也意味着他们一直以来对版权的不在乎?

失去版权,原有用户向外流失;驻守的音乐人就算还在虾米发歌,也没有人听了;最后音乐人也只能带着最后的粉丝离开。

被寄予厚望的音乐淘宝,还是败给了赤裸裸的用户数量。

独立音乐人将一边在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上发歌、卖歌,一边在微博上含泪写下:“感谢虾米,它曾陪我走过很多艰难的时刻。”


阿里的下一个赌注网易云,又能撑多久呢?

03
“音乐不是少数人的玩具”

虾米创始人王皓有个网名叫“南瓜”,来自他钟爱的乐队The Smashing Pumpkins。前阵子他看见有自媒体写这是一只小众乐队,“简直惨绝人寰”。

他们这群人,总是很难接受别人在音乐方面的“不专业”或是“太随便”。

听歌的人遍地都是,但成体系地爱音乐、搞音乐的人,永远是少数。

虾米团队也是少数人,最初的虾米网,明显带着浓厚的精英论坛气质。


小众、专业迅速为虾米聚集了最初的用户,他们自发制作歌单、共享资料,最终形成称霸业内的“虾米音乐图书馆”。

基于此,虾米音乐做出了最牛的音乐算法,在精准分类和推荐这方面,至今无出其右者。

但虾米团队把这当成压箱底的基础,而不是核心竞争力,重心仍然坚持在折腾音乐的盈利模式上。

遗憾的是,从网友悼词来看,这不仅是虾米的核心竞争力,甚至是虾米唯一的竞争力。

虾米音乐的卖点是“歌单”而不是“歌”。

但就算虾米在推荐上做到了极致,真正在乎这件事的,又有多少人呢?

用户数据是最好的答案。2019年,阿里投资网易云,到年底,虾米音乐的月活已经只剩2817万。

2020年,购买阿里“88VIP”的用户发现,会员福利中出现了“网易会员”,与从前的“虾米会员”二选一。

来源:艾媒数据中心

推开世界的门,把合适的音乐分发给合适的人,虾米的音乐理想,注定是不可能实现的乌托邦。

无论多少人对QQ音乐的霸道咬牙切齿,或是嫌弃它过分大众的气质,但它有交响乐也有二次元,有周杰伦也有崔健,这就是致命的吸引力。

经过几轮组合扩张的QQ音乐,就像一个应有尽有的大商场,这里什么都有,欢迎自行选购。

而虾米从当初的买手店变成了小卖部,没有足够的商品铺满货架,只能等老板从三尺柜台后面摸东西出来,他给你什么,你就只能买什么。

接盘虾米的网易云,事实上也跟虾米有着类似的困境,它连精致算法的优势都没有,唯一能跟腾讯系打擂台的,只剩下半死不活的用户气质。

跟虾米一样,网易云的卖点也不是“歌”,是“歌曲评论”。

“音乐不是少数人的玩具。”大部分使用音乐的人,需求并不是专业、多元、高级,他们只需要好听、陪伴。

对那些不使用日推、猜你喜欢的用户而言,再优秀的算法都是鸡肋,能听歌才是王道。

音乐精英主义者总是难以接受世上就是音乐垃圾更多的事实,他们对分享、推荐、科普拥有极大的热情,试图引导和拯救庸众的品味。

这其实就是专业算法的本质。“专业”与“大众”,在音乐审美教育缺失的当下,必然是相悖的。当一个平台唯一的亮点是专业算法的时候,它就已经丧失了对于大众的价值。

“太在乎”的虾米,永远也无法理解人们的“不在乎”。



西安信创1999年成立,专注网站建设.为众多政府集团及公司提供网站制作,网站设计服务.西安建网站企业.丰富的网站建设和开发经验,高端响应式网页设计.陕西专业做网站公司.https://www.centrun.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