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有匪》卖娃挣50万,神奇的娃圈如何掏空年轻人的腰包?

2
发表时间:2021-01-08 11:20

20cm的娃衣,能卖60万?


| 闫烨
来源 | 流量公园(ID:LLpark001)
封面来源 | IC photo


仅仅上架7天,《有匪》的娃娃卖了将近50万。


售卖海报上,身在江湖又居于温室的的“谢允”和“周翡”穿着戏里的同款衣服,敬业地微笑着。王一博和赵丽颖饰演角色为原型的娃娃自然不会受到冷落,截止到发稿前,在这场销量比拼中,单只198元的“谢允”收割了1423位买家,拔得头筹。


虽然豆瓣上5.7分的惨烈数据明确标示了剧的口碑和质量,但丝毫不妨碍《有匪》官方在从属于小众文化的娃圈里肆意收割韭菜。

又到了前浪抠脑壳的时间:娃圈是个啥?

很多人只觉得它是一种另类的盲盒,大一号的手办。但与很多人熟知的手办相比,娃圈的娃娃价格更低,长相可以定制,衣服也可以随心配,玩家随之而来的责任感抑或说攀比心更强。


攀比心驱动了娃圈的产业链,这些10-20cm的棉花娃娃让有的玩家足不出户月入几千,有的玩家一次上新娃衣就能有60万销售额,有的玩家却不得不接受赔本的后果。

娃圈的生存法则,在外界还没摸清门路的时候已然成型。


这届年轻人为什么死磕娃圈?


去年圣诞节当晚,大三学生绵绵坐飞机去广州追星,带了“鸡腿”与她同行。

“鸡腿”是绵绵的好朋友,她们一起在演出现场排队、一起为偶像疯狂,又在巡演结束后一起回归现实。


“鸡腿”同样是一只棉花娃娃,也是娃圈大佬绵绵50多只娃中身价最高的一个。绵绵回忆,“鸡腿”是她虎口拔牙,在一干玩家的竞争中抢来的。原价138元的“鸡腿”,她出价400元才竞拍成功。

在偶像文化风靡之后,棉花娃娃的玩家增长迅猛。粉丝们认为,花几十块钱就能买到以爱豆为原型的“替身”,值。

为个性买单,是娃圈生意火爆的源动力。

也是因为单价不高,玩家“上瘾”而不自知,从一只买到几十只,从几十花到几千。

为了带娃出去“有面”,玩家还会给娃娃买各种各样的小衣服,T恤裤子、裙子大衣甚至棉服泳衣,从里到外一应俱全。

尽管这些娃衣只有巴掌大小,但价格却丝毫不输人类衣服的价格。普通的套装也至少60元,而诸如婚纱装、怪盗服、宇航服等精致套装,价格基本在百元以上。像娃衣大神“日山鹅鹅”家的娃衣,凭借精良的设计和优质的做工,在去年6月的一次娃衣上新中,148元/套的娃衣卖了20000多件,销售额达到了500万。


因为无法看着别人家的娃开着“赛车”,睡着“席梦思”,整衣柜的衣服来回换,自己的崽一件衣服穿到天荒地老,玩家心甘情愿自己吃馒头咸菜的同时,重金给娃打造真金白银的小乐园。

而娃圈这块吸金肥肉,不少官方虎视眈眈很久了。

除了《有匪》,影视圈,游戏圈、娱乐圈的官方早就纷纷借着由头开链卖娃。爱奇艺饭饭星球去年在《青春有你》出道组合UNINE解散前夕,借着“情怀”先后推出过两次九个人的娃和娃衣。“老网红”《阴阳师》在上线四年后的今天,还有新上线的官方周边娃可卖,即便当初那波废寝忘食抽《阴阳师》SSR的玩家退游800年,官方一出手卖娃,还是有韭菜乖乖回坑。


在红利诱惑面前,官方早晚都会参战,关键是看玩家是不是买账。

因为壁垒根深蒂固,娃圈青年普遍认为,自己对娃的热爱不允许任何资本沾染,情愿自己栖身的小圈子永远不被知晓,哪怕是砸钱去做那个不被理解的人。

娃娃对他们来说,更像是世外桃源的引路人,是在生活重压之中歇脚的栖息地,又或是承载了对偶像爱的转化品。他们已经习惯带娃出门坐地铁时被人说幼稚,在餐厅摆着娃陪吃时被人说有病。

复杂的感情和外界的不解也增强了玩家的氪金忠诚度,也让圈内外之间的墙变得牢不可破。



Z时代们的商业头脑


娃圈的文化壁垒决定了自诞生之初,在它的圈内外就建立了泾渭分明的高墙,墙的那边充满质疑和非议,墙的这边却有严密的市场逻辑。

要想到进入墙的这边,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漫长的等待期。

一只娃从开始构思到玩家收货,至少需要一年。在这一年中,娃妈(售卖娃娃的人)要去找画手画娃稿,拿着稿图宣传,再经过购买意愿数调、买家付定金、找娃厂打样、买家补款、娃厂交付一样二样重重环节之后,娃娃才能出大货,并邮寄到买家手里。

在成熟的流水线中,有人为爱一掷千金,有人层层发掘商机。

绵绵也曾开团卖过娃,开团之后她才明白为啥娃圈每天会有这么多人抢着卖娃。

钱太好赚了。

作为娃的“亲妈”,娃妈在受到买家尊敬的同时,只需要付出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去找各个环节需要的乙方,再及时给买家传递消息即可。

在这一来一回的消息传递间,娃妈就能空出来一部分“灰色差价”给自己盈利。娃的价格由“娃厂报价+平摊的稿费打样费宣传费+邮费”组成,但各环节都有空可钻。

打样、约稿和宣传的费用由买家平摊早就被默许,如果运气好,单投稿到“美娃娃bot”和#棉花美娃娃#超话就能带来不错的效果,连宣传费都能省下,而有的娃自带的“个性”又足够推动它的销量。几周前,肖战的娃“布丁小赞”刚刚完售,在一周的限时贩售中,单价79.5元的娃卖出了950只,累计销售额达7.5万左右。


很难知晓这之中多少属于“灰色差价”,因为监管实在困难。


在拥有22.3万粉丝的#棉花美娃娃#超话里,经常能看到“娃妈卷款上万跑路”的维权帖。因为买家付完定金之后需要提前确认收货,这种相对原始的交易方式就算报警或者请平台方介入也很难解决问题,很多跑路事件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虽然前车之鉴不少,但也总有人被坑。


当然,在娃圈,绝大多数的玩家还是在靠实力吃饭。

除了前文说到的“日山鹅鹅”,“三胞胎娃衣店”、“坠可可联盟”、“白桃汽水”等头部娃衣店都颇受玩家认可,每次上新都能有不俗的销量。像三胞胎家的圣诞娃衣,一共三种不同风格的娃衣,售价分别为48.3元、55元和66.5元,仅三天时间11053件娃衣余量就一清而空,销售额达到62万左右;白桃汽水家的两件单价69元娃衣第二次贩售时,仍然售出3578件,轻松收获24.69万元。

除了娃妈和娃衣店这些明面上的卖家,小玩家也能在娃圈捞金。

入娃坑半年的大梅在疫情期间学会了娃圈的“宣群”(发娃娃的宣传图到其他卖娃的群),宣一个群能得到0.1元的收入,她每天可以“接客”5-6组,后来她慢慢加了100多个群,一点一点地从宣群小白进化到了宣群大佬。不仅有了回头客,还有慕名前来找她宣群的客人,仅仅两个月,她就赚了两三千块,而每天只用花2个小时,全程在手机上完成。

其他的环节,画娃稿的画手一副要100-200元,买断版权价格还要翻番;


给娃娃拍写真的摄影市场定价10张室内景标价50元,室外景还要再加钱;


一张娃娃宣传图制作费基本在30元左右,熟练的人基本20分钟完成一单,一天5组以上完全不成问题

……

如果对娃娃的热情减退,不要紧,那就可以心安理得驻扎在更有利可图的二手市场了。

因为娃和娃衣都是限时限量购入,入坑晚的玩家根本没有渠道购买,这就决定了娃圈是卖方市场。像绵绵的“鸡腿”这种原价一百,到了闲鱼上身价翻十倍的娃屡见不鲜。



就像炒票炒鞋炒盲盒一样,娃圈的二手市场也在炒娃。

入坑一年之后,小桃决定加入“娃贩子”阵营。她会在急于出手的卖家手里杀价入娃,开几个闲鱼账号和微博账号互相打掩护,再按照市场价的高点卖出。曾经有一次,她100包邮买了一只娃娃和5件娃衣,附带几十张手幅,玩了几天之后转手把裸娃单卖了200,娃衣卖了120,而卖点则是“随娃赠送”的手幅。

同样的,和任何一个市场一样,娃圈赔本也不赚吆喝的事也有不少,同行互黑的现象也都见怪不怪,有人掘金必然有人赔本。

总归一句话,Z世代的娃圈玩家市场玩得有多6,“前浪”们根本想不到。




西安信创1999年成立,专注网站建设.为众多政府集团及公司提供网站制作,网站设计服务.西安建网站企业.丰富的网站建设和开发经验,高端响应式网页设计.陕西专业做网站公司.https://www.centrun.com/



分享到: